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母女俩都让我高潮了

母女俩都让我高潮了

我的死党最近告诉我,他交了一个马子,那马子不错,「妈的,真的不是我吹牛,那马子蛮正的,身材也不错,矮了点,约154cm,不过屁股很翘,看了让人很想从后面插他,我昨天晚上和他第一次出去就摸他的奶子了!」
我说:「拷,怎么没上他,让他爽一爽啊?」
「干,你以为我不想啊,他大姨妈来了啊!」
我心想:「哇哈哈,你真他妈倒霉!」
隔天,我死党对我说「哈哈,我昨晚干了他三次,好爽,都射在他嘴里。」
我说「这么容易就可以上啊,介绍给我吧!」
「好啊,我等一下打电话给他,叫他出来,我给你们俩介绍一下。」
我死党属于花花公子型,虽然长得不是非常帅,不过属于肌肉型的,女生看了都会心动!
电话打完后,我们约在三皇三家见面!女生还没来我和我死党于是先坐了下来,叫了杯饮料,开始讨论起昨晚的事情来!
我问:「昨天你怎么上她的啊,讲来我听看看。」
「昨天我下班后啊,他就在我工作的地方等我啊,我们就跑去看了场电影,电影看完后,他说他家里没人,就去了他家,进去后他倒了杯茶给我,我们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没多久,我们就亲热了起来,一共干了三次,就这样。」
「妈的,你不会讲细节啊!」
就在我说这句话完后,我朋友突然说:「她来了。」,我往窗外一看,一个穿着细肩带,热裤的女孩进来了。
上下打量了一下,身高的确不高,不过身材玲珑有致,留着一头到肩的黑髮,脸上化了点淡淡的妆,长的蛮可爱的,屁股果真如我死党所说,十分的翘,看了真有点冲动,想让人从背后突然上她。
女孩坐了下来。
「对不起,刚才车子怪怪的。」
我死党说「没关係,我们也刚来而已。」
「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好朋友阿阵,这是我女朋友婉婷。」死党随便介绍了一下。
我们三个一面喝着一面聊着!死党为了让婉婷对我比较有好感,都很少说话,尽量让我和她多聊一点。
婉婷是个不善言辞的女孩,所以场面有点冷,再加上我和她是第一次见面,彼此不熟,所以聊了一个多钟头,我就说:「我和他等一下有事要出去,不能再待下去了,很高兴认识妳」其实是因为我不知道再这样下去会有多冷,就随便编了一个理由。
婉婷说:「嗯,我也很高兴认识妳。」
我们买单后,就离开了三皇三家。
晚上我和我的死党跑去打电动,顺便聊聊下午的事情。
「阿阵,接下来看你的啰,我刚才打电话跟他说,我想分手了」
「谢啰!」我心里暗想,这朋友还真够意思,有好康的也会和我分享。
「对了,婉婷的号码?」
「喏,拿去,自己记在手机吧」死党把他的手鸡拿给我,我找了一下,有了,这就是她的号码了吧!
当天晚上十一点,我回到家洗了个澡,就拿起了电话拨给婉婷:
「喂,麻烦找婉婷」
「喔,我就是,你是谁呢?」
「我是阿阵,下午一起喝茶聊天那位啊,你还记得吧?」
「阿阵哦,有什么事呢?」
「没有啦!听说妳和他分手了,怎么回事呢?」
突然之间,她不说话了,我心想:「妈的,不会在哭了吧!」
过了一会儿,我说:「妳怎么了?是不是在哭呢?」
「没有啦!我没事。」
我心想:「明明就在哭还逞强!」
「没关係啦!我朋友太笨了!像你这么好的女孩不要,他以后一定会后悔的。」假装关心的安慰了几句。
我说:「你要不要出来,我们找个地方聊聊天,好吗?」聊天是假,上妳才是真的咧。
「嗯,我在我家楼下等你。」
我心想「干,我今天才认识你,你跟我说你家楼下等,妈的,我怎么知道你家在哪?真够笨的。」
「你家在哪啊?我不知道耶,你跟我罚下吧」逼我要假绅士,呿!
婉婷跟我大概肇一下他家在哪!不过我有听没有懂,女人啊,地理观念有够差劲的!
「好,你等我,我马上过去哦」我要是听你的,我岂不迷路?于是,拿起了电话打给我的死党:「喂,婉婷家在哪?」朋友马上告诉我的正确位置,跟婉婷讲的实在是有点差距。
我大约开了十五分钟,到了她家楼下,就看见婉婷站在那边了,我把车子开了过去!
「婉婷,到海边看海聊天如何?」
「嗯!」她哭过的眼睛有点红,看了有点令人心疼。
到了海边,找了个比较没人的地方坐了下来,一面吹着海风,一面和她聊着她和我死党分手的事情。
「好端端的怎么会分手呢?」我真是明知故问。
「我也不知道,今天我离开了三皇三家,不久他就打来说要和我分手……」话还没说完,婉婷就哭了起来了,我趁机让他把头靠在我胸前,用手抚摸着他的秀髮,哇,好香,看来他洗过澡!
「别再哭了,看妳这样,我都心疼起来了」婉婷还是哭泣着!
「不哭了哦,再哭就变丑了。」我把她整个人拥在怀里,亲了她的额头一下。
「啊!」她好像对我这个举动吓到了。
「婉婷,妳真的好可爱,我今天下午一看见妳就喜欢上妳了」
「……」婉婷沉默着一句话也不说,看样子失恋中的女生特别容易把。
「妳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我看着她的眼睛说。
「……」她有点不敢正视我。
「我知道这么突然,妳一定会吓到,没关係,我等一下载妳回家,妳好好休息一下,别乱想。」
「嗯!」婉婷似乎有些脸红。
隔天晚上九点,打了通电话给婉婷「婉婷啊,我是阿阵,要不要去逛逛夜市呢?」
「嗯!」婉婷考虑了一下才回答。
我开着车子到了婉婷家楼下,婉婷正要上我的车的时候,突然一个女人的声音:「婉婷啊,这么晚了,妳要去哪?」
我望了过去,哇,好一个美人,身材非常的好,虽说看的出来是有点年纪的女人,但看不出实际年龄。
「妈,我要出去逛夜市啦」婉婷回应着那中年美女原来是婉婷的妈妈刚好下了班回来。
「伯母你好,我叫阿阵,是婉婷的朋友。」
「喔,要不要上楼喝杯茶啊?」婉婷的妈妈亲切地问着我。
「啊,不用了,谢谢妳。」我回答着。
「不要太晚回来哦!」婉婷的妈妈叮咛着婉婷。
「知道了啦!」婉婷似乎有点不耐烦的回答。
「那我们走啰,伯母拜拜。」
「早去早回哦」婉婷的妈妈又叮咛了一次。
到了夜市,人很多,我是个喜欢清静的人,我跟婉婷提议:「人好多哦,都挤来挤去的,我们去别的地方好不好」
「嗯,好啊。」婉婷的想法和我一样。
于是我们就开着车到处乱晃,晃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停了下来,与婉婷聊着天婉婷的家是那栋大楼的四楼,父亲与母亲因为感怅合,目前分居中,她是独女,母亲在十六岁那年生下她。
我一言不发的直盯着婉婷看。
「干什么嘛,怎么一直盯着人家看?」
「婉婷,妳真的好漂亮」话刚说完,我就吻上她那红润的双唇,婉婷有点反抗,我抓着她的手不让她有任何反抗的机会,舌头伸进了他的嘴内,婉婷似乎已臣服了,双手抱着我。
「婉婷,我喜欢妳」我的双手开始不规矩的乱摸起来我把她的衣服略微拉高,摸着她的奶子,上面还是舌战继续。
「啊……啊……」婉婷似乎有点敏感,我的手才捏了一下她的乳头,她就发出了伸吟声来。
我不断的抚弄着她的两个肉球,她也不断的伸吟着,心想:「光摸乳头妳就这样了,等一下妳非叫的哭爹喊娘不可。」
我把她整件衣服给脱了下来,哇!少蒸有33C,很挺的一对奶子,粉红色的乳头,看了真让人心动。
我吸吮着她的奶子,手伸到她的神祕地带,拷,内裤都溼了,不知是淫蕩还是敏感。
「啊…啊…嗯…啊…」当我的中指插进她的溼穴时,她叫的比刚才更大声了。
「啊…不要啊…嗯…不要啊…」,我不停地用中指抽插着她的穴,慢慢地,第二根手指也进去了看着她那有点痛苦却又有点愉悦的表情,我兴奋的裤子快撑破了,于是我掏来了我的16cm大屌出来,拉着婉婷的手握着。
「婉婷,这根大不大?」
「嗯…」此时她已经溼的不像话了。
「把它含进去吧!」我按着婉婷的头。
婉婷的小嘴含着的我大屌,不停的吞吐着,舌头绕着我的龟头转,在她口中那种溼热的感觉真好!此时我把她拉出车外,背对着我,我把她的热裤连内裤一起拉了下来。
「婉婷,屁股翘高一点哦!」
「嗯…」她很听话的把屁股翘高我对準了肉洞,噗滋一声,一下子就整根进到最里面了。
「啊…」她没想到我会突然整根插进去。
瞬时我开始动起了腰部,像个电动马达。
「啊。嗯…啊…」她好像没被这么大的干过,一直痛苦地伸吟着,婉婷的穴很紧,看来不是很多人干过。
「啊…不行了…」她好像有点要洩了。
我故意加快速度,猛力的插干她。
「啊…啊……真的不行了啦」她求饶似的叫着突然他身子抖了一下,一种好溼的感觉从我的肉棒直袭而来,看样子她高潮了! 「婉婷,来,转过来」我把肉棒放在她的面前。
「帮我含出来」我用着有点命令的口气。
婉婷又整根含了进去,用很快的速度吞吐着我的大屌,滋的一声,我把所有的精液全射在婉婷的嘴里。
「把它舔乾净哦」婉婷很听话的舔得一乾二净。
做完后,我送她回家,给她一个轻吻。
「我明天打电话给妳唷!」
「嗯,拜拜。」婉婷走上了楼梯。
自从上次和婉婷做过爱之后,我三天两头就往她家裏跑。
一方面呢!可以和婉婷做爱!一方面!又可以看见她妈妈那姣好的脸蛋与诱人的身材。
对于有点年纪,又已为人妇的女人,我特别感兴趣或许,淫人妻子真的有种特别的快感(虽然有点不道德)
婉婷的工作是餐厅的服务生,上的是中班从下午四点到晚上十一点我通常都在十一点去接她下班回家,有时会在她家过夜她家是公寓的四楼,一进去是客厅,二间房一间是她的,另一间是她妈妈的一如往常,下班之后,一起回她家,这时她妈妈已入眠,我们都在房间做爱不敢跑去客厅,深怕被她妈妈撞见!
「婉婷,帮我含吧!我等一下也会给你满足的!」
「哎呀,讨厌!你都那么色!」婉婷虽然嘴上念念,但她还是把我整根肉棒给含进嘴裏!享受着口交的快感,我的手当然也没闲着,二根手指猛叩着婉婷那粉红色的溼穴纯真可爱的她,跟下面那溼透了的穴有点不搭调。
「婉婷,屁股转过来,我要让你欲仙欲死。」
「啊……不要……别舔那……」嘴上说的和她心裏想的完全不一样,她的小穴不停的流出淫水「婉婷,你的蜜汁真好吃,好多哦」我不停的舔着她那粉嫩的小穴。
「嗯……哼……嗯……啊……」由于她的小嘴含着我的肉棒,那种想叫却又叫不太出来的声音使我更加兴奋由于我不断猛烈的舔着她的穴,舌头直在穴内打转她似乎撑不住了,终于整个人瘫在我的身上。
「你是不是想要我插你了呢?」此刻的她一定非常想要我火热的大屌狂插她,但基于女孩子的矜持,她只给了我小声的回答「嗯!」
「不行唷,婉婷,你要说出来我才知道你要什么?」我故意不马上插她,让她的穴更痒。
「我想要……」她哀求着,但却仍诲出口。
「婉婷,你到底想要什么呢?我都听不懂?」
这种故意装傻的态度使她知道一定要亲口说出来。
「我……我……想要你的肉棒……」终于她脸泛着微红肇出来。
「想要我的肉棒怎样呢?插干你的溼穴吗?」
「说出来我才能给你唷!」
「我……想要你的……大肉棒,干我的溼穴……」婉婷终于受不了身体上的需求肇出来我举起了我雄壮的老二,对準了她的肉洞,腰一动整根肉棒一下子就被她的洞给吸了进去。
「我的肉棒塞惭你的穴了吗?」
「啊……好大……整支进去了。」婉婷受不了这样巨大阳具的侵袭,淫蕩地回应着我的话此时我开始做激烈的腰部运动,婉婷的腰也压抑不了这种令她欲罢不能的感觉,跟着扭动了起来看着她那带着些微痛苦却又浸淫其中的表情,我有种征服感,这种征服感比射出来的感觉更为刺激。
「啊……啊……快不行了。」
婉婷闭着眼享受着我的大屌带给她的小穴如此的高潮此时我突然看见房间的门好像被拉开了一条缝。
「啊,该不会是婉婷的伸吟过于大声,吵醒了她妈妈了吧!」我心想着!
「这样也好,让门外那个淫妇看看我的床上功夫,看我怎么搞你的女儿。」这样的想法让我的大屌在婉婷这小贱人的穴裏更为膨帐了起来。
「啊……好胀哦……要撑坏了啦!」婉婷似乎也感觉到我的大肉棒在她的体内又变大了。
「怎么样啊?我的大屌是不是干得你很爽啊?」
我故意地提高了声调,让门外也能听的一清二楚。
「嗯……好……好棒……」
婉婷只顾着享受着抽插的愉悦,却浑然不知这句话并不是说给她听的!这时我故意换了个姿势,让门外的她能够清楚的看到我那布满血筋的大肉棒,以及我和她女儿交媾的画面换了个位置,我知道门外的她能清楚地看到,这,让我更加的兴奋,不断地把这股劲发洩在婉婷的身上用着很快的速度,在婉婷的穴内不停地来回着。
「啊……太快了……不要啊……啊……不行啦。」
「啊……真的不行了……我……我……我要高潮了。」
不断剧烈的抽插着,我也快射了,我拔出在婉婷穴内的阴茎,抓着她的头发,硬是整根逼她吞进嘴裏又浓又稠的精液射在她的小嘴内,腥臭感给她带来的快感很大,她不禁伸吟了一声,我想,门外的也是如此吧!
那天,我又在她家过夜了!不过整夜都睡不着!因为幻想着门外那淫妇在隔壁房的自慰的情形!我忍不住奸笑了几声!嘿嘿!
翌日,一如往常,去载婉婷下班回家,不过,并未和她做爱,直接回家去了!因为,现在我想插的,是她的淫蕩妈妈隔天,婉婷打了通电话,叫我今天不用去载她下班了,因为她下班之后要和公司的同事一起去KTV。
「这么好的机会,非得好好把握不可。」我暗爽想着晚上八点,开着车去到婉婷家。
「啊,阿阵,是你啊!婉婷呢?」
「哦,她和同事去KTV了,我可以在家等她下班回来吗?」
「好哇!快进来!我正在煮饭,等一下一起吃吧。」
「嗯,反正我还没吃晚饭。」我爽快地回答着。
「吃饭我没什么兴趣,吃你才是我的目的。」心想着。
「阿阵啊,再等五分钟,马上就好了,你先坐一下看个电视,我倒杯茶给你哦。」
「不用客气了,我自己倒就好了,伯母你忙吧!」
我倒了杯水,坐在客厅,假装看着电视,其实是在欣赏着成熟女人的肉体婉婷的妈妈约三十五岁,留着波浪型的长卷发,胸前的一对奶子肯定比婉婷大,约162公分的她,有着细长的雪白大腿,与浑圆的屁股,让人想抓一把!
我的眼睛不断地在婉婷的妈妈全身上下打量着,看的我都硬了起来!真是不该穿牛仔裤的!撑得好难过!
突然我悄悄地走进厨房,从后面一把抱住婉婷的妈妈,上下其手!
「啊……」她被我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了!
「你干什么……放开我……」她不停的挣扎着!
「放开你我岂不白癡!」心想着。
「伯母,我第一次看见你,就被你的美丽给深深吸引住了。」先给你灌迷汤。
「不要……你放开我……你放尊重点……」
「伯母,不要这样,你真的好迷人。」此时我的手已经抓着了那两颗肉球,果如我想的一般,又大又软。
「伯母,我知道你偷看我和婉婷做爱,对不对?」
「我……我没有……你不要胡说。」看来她说谎的技术很烂,吞吞吐吐的讲着,任谁都知道她在说谎。
「我都知道了,你别再装了,前天我和婉婷做爱的时候,我就察觉到你在门外偷看了。」
「我……」被人拆穿使她诲出话来此刻,我突然给了她个吻,我以为这么做她会有些许的反抗,想不到,她的舌头居然和我的舌头绕了起来……
话也不多说,我立即把手伸进她的T恤内,抚摸着那对大奶子,嘴巴也不停地吸吮着她甜美的唾液此时的她,像条发情的母狗,不断地向我索吻我粗暴地拉开她的衣服,扯下她的内衣,哇,一对大奶子弹了出来!
一点都不下垂,乳头略微黑色,约有34D左右「啊……」当我抓住她的奶子的时候,她发出了极大的伸吟声于是,我把她整个人给抱到床上,掏出我的大阴茎,让她看个清楚看到我的大屌,她似乎有了反应,乳头更加地硬了起来!
我脱下她的内裤,一片溼淋淋的黑森林呈现在我面前,我把她的脚拉开,狂舔这蕩货的骚穴。
「啊……不要……不可以……不可以舔那边……」
「伯母,你的骚穴好溼哦!是不是很久没有过男人了呢?」我用话来刺激她我用两根手指把她的穴撑开,不时的用舌头舔着!看着淫水不断的流出来。
她似乎不甘寂寞,身子移了一下,把我整根肉棒给吞到嘴裏!
「真是个淫蕩货,溼成这样,还不满足,还吃我的肉棒。」